司徒美堂:江湖最后一個大佬

       茫茫的太平洋上,火輪船“卡力”號正奮力向美國西海岸航行。下等船艙里,幾個年輕人熱火朝天地討論著他們的“淘金夢”。“聽說那里一個月就能掙30塊龍洋,夠我娶個媳婦了。”“我聽說啊,那里遍地都是金子,淘個一兩年回來,還不吃香的喝辣的!”
角落里,一個腳踏木屐、身穿布衣、拖著一條辮子的少年聽得津津有味。他拽了拽自己手中的布袋,想著即將到達的那個地方,心里充滿了希翼:有了錢,阿媽就不用每天為無米下炊發愁……
 
        這個少年,就是后來名震天下的洪門領袖司徒美堂。
 
        1868年,司徒美堂出生在廣東開平一個貧困家庭,6歲喪父。在寡母的苦苦支撐下讀了4年私塾之后,司徒美堂輟學到新會縣城的一個小作坊里當學徒,日子艱難得沒有盡頭。
 
        一個偶然的機會,司徒美堂結識了一個從美國回來的華僑,據這位鄉鄰介紹,美國是座“金山”。年少的司徒美堂苦求母親讓他去試試運氣。
 
        1880年3月,年僅12歲的司徒美堂,從母親手中接過好不容易湊到的53塊龍洋,乘坐火輪船“卡力”號,只身遠渡重洋,去美國碰碰運氣,爭取干一番事業。
 
        司徒美堂:江湖最后一個大佬
 
        電影《辛亥革命》中黃志忠飾演的司徒美堂
 
        打出來的天下
 
        萬萬沒有想到,剛剛踏上舊金山的碼頭,司徒美堂就被美國流氓用馬糞和地上的臟東西拋了一身。他的“淘金夢”被這 “見面禮”擊得粉碎,美國不是他想象的人間天堂。
當時,美國社會掀起了一陣強大的“排華”逆流,華人備受歧視,被罵作“黃豬”,經常遭到美國流氓欺負。
 
        在同鄉的介紹下,司徒美堂在舊金山中央大道一個叫“會仙樓”的中國雜碎館當廚工,每天工作16小時,月薪只有12美元。當時,常有吃“霸王餐”的美國流氓光顧中國餐館,不僅白吃白喝,還砸店打人。很多華人都敢怒不敢言,司徒美堂卻是嫉惡如仇的性子。早在小作坊里當學徒的時候,他就學了一身好武藝。
 
        有一次,一個醉鬼故意來“會仙樓”搗亂,還要動手打人,司徒美堂忍無可忍,沖上去一陣拳打腳踢,沒想到這個醉鬼空長了一副皮囊,司徒美堂的怒火還未平息,他就咽氣了。
 
        為此,司徒美堂差點被判絞刑,后來在洪門人士的大力營救之下,他入獄10個月后才獲得自由。
 
       舊金山的洪門屬三合會,原稱義興堂。1854年初,會員聚會時遭警方襲擊,會內文件如會章、誓詞、旗幟等均被搜走。其后,義興堂便將會址遷至沙加緬度街,改稱致公堂。后來,許多美國城市都出現了洪門組織,統稱洪門致公堂。
 
        到美國的第五年,司徒美堂也加入洪門致公堂。
 
        當時,除了致公堂,華僑組織還有保皇黨和其他一些按姓氏結社的會館、堂口,相互之間經常發生堂斗。甚至有姓關的人欺負姓周的人,理由只是周倉曾替關公扛過大刀。
        堂斗不僅削弱了華僑社團本身的力量,而且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成為其“以華制華”的工具。司徒美堂在回憶華人堂斗的慘史時感嘆說:“那時,各堂頭目好像一對給人玩弄的蟋蟀,只要壞人的小竹絲一擺動,兩只蟋蟀就打到你死我活,而壞人則在旁邊獰笑,真是令人痛心。”
 
        1894年,在當地名僑阮本萬、李圣策等人的協助和支持下,司徒美堂集合了一群年少氣盛、敢作敢為之人,在洪門內部另立山頭,創立了安良工商會,建成安良會,取意“鋤強扶弱,除暴安良”。
 
        安良堂成立后,一些人欲除之而后快。有一次,司徒美堂去戲院看粵劇,被敵方探知,派人暗殺。恰巧司徒美堂中途離座去廁所,座位給一個看霸王戲的人給占了,兇手沒有發覺,那個占座的人白白送了性命。
 
        此后,司徒美堂一直身懷雙槍,凡有暗殺者,他都與之開槍決斗。司徒美堂以命相搏的勇氣嚇壞了美國流氓,他們再也不敢像過去那樣肆無忌憚地挑撥華僑骨肉相殘。安良堂也由小到大,漸漸團結了一班洪門兄弟,司徒美堂也被擁戴為“洪門大佬”。
 
       1905年,司徒美堂前往紐約,在那里成立“安良總堂”。隨后,安良堂在華盛頓、芝加哥等31個城市設立了分堂和支堂,入堂人數劇增至兩萬余人。
 
        為避免法律糾紛,司徒美堂還聘請了著名律師作為安良堂的顧問,其中就有富蘭克林·羅斯福。在當選美國總統之前,羅斯福曾在安良堂當法律顧問長達十之久。羅斯福為人公道,對安良堂的法律事務盡心盡力,且不獅子大開口要太多錢,甚得司徒美堂好感。在十年的交往中,倆人成了要好的朋友,友誼持續終生。羅斯福當選美國總統后,才辭去安良堂法律顧問一職。在他當總統期間,華人有什么事情,只要司徒美堂寫信給羅斯福,他都很快寫親筆信答復,盡力幫助解決。
 
        孫中山的保鏢、廚子和錢袋子
 
        1904年春,孫中山以洪門“洪棍”的身份前往美國宣傳革命,發動華僑。洪門致公堂以盛大的場面,歡迎他的到來。為顯示洪門兄弟的義氣,司徒美堂和兄弟們招待孫中山住進旅館,卻遭到孫中山的反對,要把錢節省下來支持革命。司徒美堂二話沒說,邀請孫中山住進自己家里,兩人一起生活了五個月。在家,司徒美堂是孫中山的廚子,為他做飯;外出,司徒美堂則是孫中山的保鏢,護衛他的安全。當時,清政府駐美國的一些外交官員想加害孫中山,得知司徒美堂做了他的保鏢后,再也不敢起這個心思。他們知道,司徒美堂惹不起,洪門惹不起,誰敢動洪門,房子都會被拆掉。
 
         1911年,廣州黃花崗起義失敗,同盟會急需15萬美元的經費,孫中山急得寢室難安。司徒美堂知道后,遂積極奔走,想辦法幫忙籌到這筆巨款。他原打算讓洪門兄弟自行認捐,集腋成裘,但轉而一想,這樣籌款頗費時日,恐影響國內的革命事業。于是,他建議將加拿大的多倫多、溫哥華和維多利亞的四所公堂大樓典押出去,以應急需。這一提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贊成,很快他們就籌到了這筆巨款。
 
        辛亥革命爆發后的第三天,司徒美堂在紐約街頭遇見了孫中山,得知孫中山急于回國,卻連區區的路費450美元都沒有,又是司徒美堂為他湊足回國的路費,送他上船。
 
        后來,孫中山電邀司徒美堂做總統府監印官,司徒美堂卻嚴守洪門宗旨,功成身退,以“不會做官”為由婉辭了。
 
        后來,孫中山多次發動針對軍閥的戰爭,司徒美堂都一馬當先,積極籌款。為了支持國內的反袁、反日斗爭,舊金山、波士頓、紐約大部分致公堂成員不僅捐出了自己的全部積蓄,還捐出了商埠中一半的“鋪底”。
 
        然而,袁世凱一命嗚呼之后,接著上臺的北洋軍閥比起袁世凱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司徒美堂后來曾回憶道,當大家籌集好錢物,準備匯出之時,“一查中國還不曾有個抗日政府,錢寄回什么地方去?大家沒有主意,不得不把錢再分回給華僑”。這件事情深深刺痛了司徒美堂,他意識到,廣大華僑和致公黨成員迫切需要一個能夠代表他們利益的政黨,來領導他們自衛、反抗和謀生,并支持國內的革命斗爭。
 
        1925年,五洲洪門第四次懇親大會在舊金山召開,來自美洲各地、香港、澳門和上海等地的洪門組織代表參加了會議,決定以洪門致公堂為基礎,成立中國致公黨。隨后,美洲凡有致公堂的地方,都相繼改堂為黨,致公黨的組織很快遍布美洲、亞洲的30多個國家和地區。
 
        1931年10月,致公黨在香港舉行了第二次代表大會,決定將致公黨總部遷至香港,舊金山原址改稱中國致公黨美洲總部,由司徒美堂任主席。
 
        1931年,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四個多月后,又在上海制造“一·二八事變”,以蔡廷鍇、蔣光鼐為首的十九路軍奮起抗擊。消息傳至美國,司徒美堂倍感振奮,立即組織洪門成立籌餉機構,為十九軍募捐。淞滬會戰結束后,司徒美堂又親自率領華僑代表,萬里跋涉,回到祖國,帶著美國僑胞捐獻的款項和物質,慰問十九路軍將士。在陣亡將士的追悼會上,司徒美堂代表僑胞敬獻了花圈。
 
         “七七”事變爆發后,司徒美堂辭去所有公私職務,專門負責“紐約華僑抗日救國籌餉總會”的工作。他不顧自己已是70歲高齡,每天上午10點開始工作,至深夜12時結束,每天工作十三四個小時,風雨不誤,五年如一日。抗戰期間,“籌餉總會”共募集了1400多萬美元,司徒美堂是當時紐約地區為祖國捐款最多的十七位華僑之一,他領導的安良堂是紐約華僑社團捐款最多的僑團。
 
        為了更好地組織抗日救亡運動,改變致公堂組織分散的狀態,在司徒美堂的多方努力下,1939年6月15日,全美洲致公堂所屬223處機關的代表齊集墨西哥城召開懇親大會。會議主張集全美10多萬洪門僑胞的力量,支持祖國將抗戰堅持到底。會議成立了“全美洲洪門總干部”,由司徒美堂任監督,呂超然任部長。
 
        “全美洲洪門總干部”的成立,結束了美洲洪門長期堂號林立、互不團結的局面,以往的“門戶之見”也渙然冰釋于挽救中華民族的危亡之中。
 
        我司徒美堂就好惹嗎?
 
        抗戰勝利后,司徒美堂率領各地致公堂代表,準備回上海召開“五洲洪門懇親會”,積極參與祖國的建設大業。
 
        司徒美堂一行的回國,受到了中共和民盟的歡迎,國民黨卻態度冷漠。在與蔣介石面談之中,蔣介石不僅不認可美洲致公堂為辛亥革命和八年抗戰作出的重大貢獻,反而對司徒美堂在美洲“私自組黨”大為不滿,對他“結束國民黨一黨專政,還政于民”的主張更是極為惱火。會談不歡而散。
 
        相比之下,兩天后司徒美堂與中共代表周恩來的會見則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周恩來不僅對他回國表示歡迎,還向他介紹了解放區的情況,大生產運動的輝煌成功,并邀請他到解放區參觀。兩相對比,司徒美堂開始疏離國民黨而接近共產黨。
 
        1947年,國民黨單方面召開國大,司徒美堂拒絕當代表。杜月笙替蔣介石游說,威脅司徒美堂:“蔣叫你當,你就當,他不是好惹的人。”司徒美堂拍案而起:“我司徒美堂說不當就不當,告訴蔣某人,難道我司徒美堂就好惹嗎?”
 
        1948年,司徒美堂公開聲明擁護中國共產黨及召開新政治協商會議、組建人民民主政府的主張。翌年1月20日,毛澤東發函邀請司徒美堂回國參加政協會議。
 
        回到祖國的司徒美堂,受到了毛澤東、周恩來的熱情歡迎。他作為美洲華僑代表,參加了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當選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央人民政府委員兼中央華僑事務委員會委員,并參加了開國大典。
 
        開國大典結束后,司徒美堂又一次要功成身退。但經過毛澤東、周恩來的挽留,司徒美堂終于留了下來。1955年5月8日,司徒美堂因腦溢血在北京與世長辭,享年89歲。
司徒美堂:江湖最后一個大佬 相關景點
五邑產業資訊
+MORE
———— 熱門內容 ————
———— 精彩推薦 ————

最新入駐企業

友情鏈接

黑龙江36选7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