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社大屠殺

臺山第三次淪陷的民國三十三年(1944年)七月初四,日寇在三八的三社進行了一場慘無人道的大屠殺。

三社是三八的一個地區,包括井邊、良洞、謝邊等30多條村,住有3000余人。七月初一早上,守衛良洞逕的三社自衛隊8人,截獲了來自臺城的日偽宣傳隊員10男3女;從他們身上搜出了兩支短槍、1個印有“巡查”字樣的臂章,以及宣傳“中日親善”的許多標語。自衛隊把這班漢奸押到謝邊時,鄉人圍觀,群情激憤,一致要求嚴懲,于是就在樹莨山腳把這班漢奸槍斃并沉尸河中。誰料這支“宣傳隊”的人沒有全部捉到,1個名叫“豆皮達”的已經跑回臺城,向日偽報訊去了。

當天下午,日偽軍200多人開到三社,包圍一帶山嶺,射殺逃避群眾40余人,將30多個青壯年人解回敵營,十多人被嚴刑致死,其余均帶傷放回。

翌日,日偽軍又派出大隊人馬并帶備軍犬到三社,到處尋找“宣傳隊”的人;臨走時宣稱“如不交出這班人員,就實行放火燒村”。

第3天,敵人沒有來擾,三社的村民不知有詐,傍晚,逃匿于附近山間的人都回家取物,準備明早再上山躲避。誰料當天深夜敵人已經開抵三社。

七月初四天還未亮,日偽軍1000余人已經把三社各村重重圍住;還從三埠開來一批船只。日軍隊長李璧屋在朝陽村后山,偽軍師長陳子容在錦棠村后山,分別指揮實行“三光(搶光、殺光、燒光)政策”。

天剛亮,敵人就行動大屠殺。日偽軍先拉了鄉人黃義連等10多人,在朝陽村后山斬頭祭旗。接著,各地日偽軍步槍、機槍、大炮齊放,各村的房屋炮彈響處紛紛起火,群眾奔走呼號,喊聲震天。單單在朝陽村后山被殺死的就有70多人。逃到那西山山坑中的人最多,敵人開動機槍掃射,被殺死的達200多人。

日寇到處,見人就殺。南閘村福澤的妻子背著孩子逃避,被一個日寇追上來,槍上的刺刀捅過去,母子當場斃命。南閘村荷蘭歸僑黃創世,一家5口全被殺死。井邊村黃厚世和女兒被殺后,他不滿1歲的外孫也被日寇拋起,用刺刀刺死。黃福泮的妻子背著兒子走避,被一日兵追上,以刺刀一戳,母子當場斃命。

日寇到處,追逐婦女強奸,不從就殺,甚至奸了還被殺。躲在歧簡村黃韶家里的一個婦女,抗拒強奸被殺,她的女兒也被日寇踩死。那西村一位僑婦被日寇捉住,她拼死掙扎,結果還是被五六個日兵輪奸之后用刺刀刺死。良洞村一個70多歲的老太婆,也免不了被強奸。日寇還把幾十個男女趕到聯安里,強迫他們脫光衣服跳舞,日寇在旁觀看作樂,還要奸就奸,要殺便殺。

上午10時,分布在各村的日偽軍宰豬殺牛飽餐之后,又慘絕人寰地放火燒屋。三社30多條村有100多處起火,烈焰沖天,濃煙蔽日。許多匿藏在家的人被活活燒死;有的雖從火坑中逃出,又被日寇拋進去被燒死。錦堂村黃巨庭一家16口,黃世沾一家11口,均被敵人推入屋中活活燒死。連堂村老翁黃傳均被綁在屋梁上,燒得呼天搶地,死得十分悲慘。遭燒殺的鬼仔忽村,十幾戶人家、30多人,大屠殺后僅有3人僥幸生還。

日寇慘無人道的燒殺搶掠自清晨至下午2時,然后用30余只木船將搶掠到的物資運回臺城。被敵人燒殺搶掠,三社損失慘重:計被焚毀房屋531間、學校3間,歧陽里20多間屋,只燒剩5間;錦堂村15間屋,殘存3間;華安圩四五十間鋪也只剩幾間……。被殺死燒死的700余人,還有40多人受傷。浩劫后的三社,一片焦土,滿目凄涼,哀號之聲不絕,千幾人無家可歸,露宿郊野!

策劃這場慘無人道大屠殺的罪魁乃田中久一中將,日本投降時把他逮捕,抗日勝利后的民國三十六年三月廿七日在廣州槍決了。但他的血難以抵償三社大屠殺血流成河的罪惡!
三社大屠殺相關景點
五邑產業資訊
+MORE
———— 熱門內容 ————
———— 精彩推薦 ————

最新入駐企業

友情鏈接

黑龙江36选7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