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人南遷

宋代,漢人繼續向南方發展。而到南宋時代,金人蹂躪中原,連年戰爭,民不聊生,大量南遷,又有部份人移入臺山地區。不過,在南宋初期,臺山已有大量漢人存在。今從《新寧縣志》可以看到,宋開禧三年(1207年),原籍廣海奇石的老僧應璣寫作的《靈湖山水之記》。這文章說:“靈湖在新會縣南百有五十里,地名烏峒……人煙團簇……湖之周遭,視三里為倍。西山有石,石有仙跡,北有龍祠,鄉民水旱必禱焉。”又說:“予以師永公,乾道之初始辟路于龍祠之側,植以松筠果實,筑庵而居之。”文中所說的“乾道之初”,是公元1165年——即宋朝因汴京失陷而南渡長江的第三十九年。
   
南宋至今八百多年了,臺山人還記得相傳的話:“我們的祖先打從南雄珠璣巷來。”珠璣巷,原來在北宋京城開封附近的祥符縣。宋朝政府被迫南遷時,這里的居民跟著南遷,有部分人度過梅嶺,居住在南雄州;他們不忘故鄉,還叫新居地做珠璣巷。《新寧縣志》記載,宋理宗時的大理寺正卿雷復,原來就是祥符縣人。他退職之后南下,先隱居在南雄沙水村珠璣巷,到咸淳九年(公元1273年),又遷新會縣的古博里(今屬開平)。后來,他的兒孫繁殖到文章都斗洞,成為今天臺山大江雷姓人的祖宗。不過在雷復南遷以前的開禧元年(宋寧宗年號,即公元1205年),南雄珠璣巷已有一伙居民遷移到新會縣來墾殖了。

   
傳說,這伙人是因避“胡妃之禍”而來的,至今人們還喜歡講這個故事:宋寧宗時,胡妃得罪了皇帝,逃出京城臨安,跟商人黃貯萬回到南雄珠璣里同居。后來胡妃透露了本來身份,黃貯萬大驚,怕將來受累,把她遺棄了。她終于被當地強暴之徒凌辱而死。傳說當胡妃出走之后不久,皇帝思念胡妃,密令兵部尚書張英貴查訪。張英貴查訪經年不得,向上報告了,不再追究。后來黃貯萬仆人劉莊上京,向張英貴告密。張英貴以為事情已了結,如再報告,怕受訪緝不嚴之罪,故假稱珠璣里土人作亂,奏請在該處設寨鎮壓,借故屠殺珠璣里居民以滅口。珠璣里居民羅貴祖聞知風聲,約齊黃可潤、李子才、陳龍望、劉兆熊等九十七人,攜帶家眷南下逃難。

   
這故事未必全部真實。不過筑寨迫遷,卻有當時的呈文和批文遺留下來作證。呈文寫道“具團呈羅貴祖等,為逃難乞給文引救恤生靈事:歷祖向處珠璣,各分戶籍,有丁應役,有田賦役,別無虧缺,別無違法,向係循良。為天災地劫,民不堪命,十保四五,猶慮難周。今奉旨頒行,將里筑寨,嚴限批行,民不敢有違。祖等思忖近處,無地堪遷,聞南方煙瘴,地廣人稀,欲投往安生,乞給文引,俾利遷行。”這呈文于開禧元年正月初五日經知縣胡統化批準;又經府尹鐘文達批道:“羅貴祖等九十七家,原系珠璣里民,詞稱遷移之故,乃慮兵丁之擾,非干違禁之例,準案給引。”據說,開禧元年正月十五給引,四月十六同文引九十七家,各攜家眷南行。二十六日到大良、朗江等處,求得士人馬天成、龔應達等作保,到番禺縣立案定戶籍。后來,他們中有一部分再遷到新會,又遷來臺山地區。(見于民國十六年九月出版的《穎川月刊》)。又據《劉氏家譜》載,這97人中,“有兆熊、沙亭二叔祖,一人贅中樂都,一入○都新寧地方。”但不管怎樣,他們只是當時遷入臺山地區的一批人。還有更多的中原人,在他們之前和之后,經過南遷的沖要南雄,然后繼續南下,展轉遷移到臺山地區來開辟的。
五邑產業資訊
+MORE
———— 熱門內容 ————
———— 精彩推薦 ————

最新入駐企業

友情鏈接

黑龙江36选7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