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宜禧和新寧鐵路

        最近,我國為火車再一次提速,為200公里時速周詳論證及實施,鐵路與高速公路、空中航線并駕齊驅。人們享受著一日千里的奇妙,是否會想到前人的“開拓”?清末,廣東臺山要建一條“中國人的鐵路”,費盡口舌,慈禧才御筆“依議,欽此”——— 
 
        那是一個世紀前的1906年。 
 
        已是清朝末年,廣東江門的五邑,開始建造一條新寧鐵路,它貫穿新寧(“臺山”之舊稱)南北,與江門、新會相通,全長133公里,車站46個,途中涵洞236座,橋梁215座,這么巨大的鋼鐵長在古老的鄉土上來回穿梭,對繁榮經濟起到了重要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第一條民營僑資鐵路算1904年—1906年華僑張榕軒、張耀軒兄弟投資300萬元建造的潮汕鐵路,由日本公司承建;與新寧鐵路同期動工的京張鐵路,雖有詹天佑當總工程師,但也雇傭了外國工程師。而臺山旅美華僑陳宜禧先生組織建造的新寧鐵路,宣稱“以中國人之資本,筑中國人之鐵路;以中國人之學力,建中國人之工程;以中國人之力量,創中國史之奇觀。”給當時留長辮子、穿大襟衫的男男女女極大的驚喜。然而,才建起三十多年,鐵路在連串的爆炸聲中,從地球上幻影般消失了。一個后來的居民說:“新寧鐵路就經過我的家鄉,臺山一個墟鎮。從小我就知道那里行過火車,并且一直懷著好奇的心情盼著(重新)通車,有時甚至走到廢棄的路基上,眼巴巴地望著望著”……

         望?那么就讓我們望望這條鐵路的創始人陳宜禧吧———
 

        陳宜禧,在清代新寧縣矬峒都六村出生。據家譜說,出生日是道光25年11月16日(即1845年12月14日)。這個六村,出過不少名人,如康熙年間廣東第一名舉人陳遇夫,嘉慶出了進士陳司火雚,20世紀愛群大廈的董事和監督陳卓平,中國民航奠基人陳卓林等等。陳宜禧十四歲那年,挑貨郎擔被頑童踢翻,他沒有爭執,默默拾起零散的貨物準備走開。一位回國探親的華僑陳宜道看見,“孺子可教也”。1860年,還不到16歲的少年,就跟陳宜道先生乘船過大洋彼岸。

        有點幸運,他在美國沒有做苦力,而在一個鐵路工程師家中幫傭,細心、責任心,感動了洋人一家,夫人教他英語,男主人送他到鐵路夜校。1865年,二十出頭的陳宜禧,已經參加修筑美國中央太平洋鐵路工作,從雜工升為管工、助理工程師。有點積蓄,加入族叔陳程學在西雅圖的鐵路附屬的公司,成了合伙人。鐵路圈子里,咬著牙沉著氣一干20年,到1888年,已經在西雅圖開了三層樓的廣德公司,專為鐵路介紹勞工。在西雅圖發生9次排華事件中,他沒忘記維護華人,請美國律師起訴后,終使華僑獲得27萬美元的賠償,全分給受害者。人們不知道,他本來墊付了近萬元的律師費。

        家鄉落后一直是心結,陳宜禧本打算有錢回臺山搞紡織業。臺山建縣400多年來,交通閉塞是落后的重要原因,水路靠帆船,陸路靠手車和轎子,光緒起就不斷有華僑注入資金改善交通。1904年2月,62歲的陳宜禧闊別多年終于回鄉了,這時恰巧發生保路運動。鑒于帝國主義不斷獲取我國修路的權利(路修好才能大量從中國拿錢拿物“讓中國人還債”),美國開始答應5年修好粵漢路,但只修了50公里的廣三(水)線就沒錢,竟把2/3股票賣給比利時,引起廣東、兩湖人民強烈抗議,要求清政府向美國收回粵漢鐵路的修筑權,運動普及到全國的絕大多數省份。陳宜禧鐵了心,在家鄉不再搞紡織而搞鐵路。修鐵路?鄉親們目瞪口呆了,廣州才剛剛有那小段鐵路,聽說潮汕也有一條,我們一個縣能行嗎。積累了修路經驗的陳宜禧,似乎涌出滿肚子的話,向鄉親慢慢講解那兩條軌道的遠景,朦朧中,大家也似乎聽見了汽笛的呼嘯,遠景漸漸移近、明朗起來。回鄉才4個月,陳宜禧邀集鄉親,成立新寧鐵路籌備處,起草一系列文件,強調“不收洋股,不借洋款,工程由本縣人自辦。”他打過算盤———到美國、加拿大甚至香港籌集資金,縣內的鐵路只要五六十萬元。從1905年起,白發蒼蒼的陳宜禧邁開雙腿集資了,口號很簡單:“以中國人之資本,筑中國人之鐵路”。無數的海外華僑為此感動,為了家鄉,那遙遠朦朧而美麗的家鄉,把多年辛辛苦苦積攢的血汗錢捐獻出來。多年在美國、加拿大,看人家有了鐵路,一年一年富強,自己家鄉卻像奄奄一息的老牛拉不開腿,華僑含著悲痛也懷著熱情紛紛捐獻,捐款達到275萬8412元,超出了原計劃四倍。
 

        官方開始打主意了。1905年3月,新寧縣知事(相當于臺山縣長)陳益,呈文兩廣總督岑春煊,要求將新寧鐵路定為“縣官倡辦”,試圖奪鐵路管理權。可是,由于財政沒有實力,且章程過于簡單而無法得逞。4個月后,廣東商務余干耀,草定了22條寧陽鐵路的章程向上呈報立案(寧陽也是臺山———編者),陳宜禧當然知道這也是為了抓權,屬于“國情”之類,好吧,他干脆花錢給自己“捐”了一個官銜———正三品鹽運使,于是,變成“官府里的人”在修鐵路。為此他苦惱,“以海外歸來之身,聲名不足以動人,周旋又不能中節。腳靴手板,學官樣而未工;屈膝折腰,步時趨而多折”,真是“欲罵則無聲,欲哭則無淚”啊(陳宜禧語)。

       1905年11月,新寧鐵路的股東將陳宜禧任命為寧陽鐵路公司總經理兼總工程師,章程聲明“不收洋股,不借洋款,不雇洋人,以免利權外溢。”陳宜禧知道,不少華僑也從事鐵路的工作,可以邀請回來。鐵軌經過哪一個村莊,就由哪一個村的村民負責土建工程,領取工價。如果村民不愿意,則由公司雇人,該村不得提出異議。

        計劃送審時,兩廣總督岑春煊又提出,“無礙田園廬墓始得筑路”,更有人搬出直到今天還在熱衷的“文憑論”,提出“應由領有外洋畢業文憑之人妥為辦理”。而實干派未必有文憑,陳宜禧擺出自己“在金山各埠承辦鐵路四十年,領有造路工憑照”,清政府駐美的官員梁誠,也證實了陳宜禧的資格,慈禧太后才發出“依議,欽此”的最高指示,這已是1906年1月22日。到5月1日,鐵路終于開工了。“遠望巷山樹色濃,條條古道透上沖;野猿渴飲三仙水,鵲鶴群棲渡頭松。麥巷牧童吹玉笛,金溪寺僧撞銅鐘;夜來攜酒水口飲,醉到天明月上中。”在最初公益(地名—編者)段的勘察中,陳宜禧寫下了這首詩。其中,三仙、渡頭、麥巷、水口等都是這段路的地名,表明自然風光的美麗和原始。

        開工卻隱藏著先進的生產力和愚昧的封建勢力的斗爭。土建工程中要劃出地段,于是,作為起點的新昌(今開平)姓甄的有錢人家提出“軌道車頭有礙水利祠墓”,要改道。這種先例一開,“所過通都大邑,各鄉巨村,以至小里落,各姓各族,鮮有不恃其龍盤虎踞之勢,嚴其彼疆此界之限。”“或迷信風水而起反抗有之,或恃強權而起反抗有之……工程所至,風潮迭起”,鬧事的有200多起,被迫修改的彎軌達29處。也不能全說村民愚昧,沒見過碩大的鐵龍如何在細窄的兩條軌道上飛奔。陳宜禧到老百姓中,解釋鐵路的功能和長處,在設計上也作一些讓步。鑒于仍有無知的村民指責修路“破壞風水”,對施工人員潑糞水,打罵兼施,他決定上北京找朝廷解決。從香港先坐船到上海,住進高級的大酒店,與侍應生閑聊中,得知酒店也住了一位朝廷的親王,他喜出望外,立即請求引見。維新運動之后,清廷貴族對修路開礦深表嘉許,所以,親王賜他上方寶劍,如有違抗先斬后奏。陳宜禧滿心高興回到故鄉,那伙人再不敢亂說亂動了。

        鐵路終于向前延伸了,開始公益到斗山的59公里在1908年通車,第二段公益到江門50公里在1913年通車,到1920年3月20日,臺城至白沙完工,28公里,三段總長133公里。每個車站候車分男女兩室,那還是清朝,男女授受不親嘛。通車那天,牌樓高聳,彩旗飄揚,萬人圍觀,下面各車站也掛許多賀聯,如“登二十世紀舞臺演吾邑民族進化精神得此鐵路告成交通赤縣開千萬人群講座舉今日實業競爭主義為我眾生說法喚醒黃魂”,在下坪站還有:“下土輿情洽平山大道成”,用鶴頂格,開頭兩個字就有了本地地名。人們歡天喜地,迎接科學昌明的時代。這當中開拓了兩項新技術,一是斗山有個火車轉盤,讓車頭開上去轉180度轉換方向,省卻車頭占地;另一項火車渡江,當時難以架橋,讓火車乘船,今天依然在用,但臺山的比瓊州火車坐船過海早了90年。巴金先生在《機器的詩》中生動地描述火車過江的情景后說:“這是新寧鐵路上的一段最美麗的工程”。新寧鐵路還帶動沿線各方面的發展。如當時黃毓堂開了馬車公司,每車兩馬,可載6人,或貨載12擔,一車收費6角。到新寧鐵路開通后,馬車一落千丈,最終關門大吉。1909年,陳宜禧被清政府聘為四等顧問,尊稱資政大夫,官階由正三品升至正二品,而詹天佑是正四品,陳宜禧便獲得當時鐵路界最高的政治地位和社會地位。

        當時也由于治安不太好,不時也出些問題。1916年7月,新寧火車行到汾水江站,被匪徒三百人蜂擁登上火車打劫。車頭當場打死司爐二人,司機以及護車警察也被打傷。走的時候,抓去收票的職工以及百多名男女乘客。連鄧本殷(湖南人,曾任廣東瓊崖護軍使)之弟鄧本雄,也被擄去。到知事(最高行政負責人,相當于市長)派來大隊人馬救援時,賊人已駕兩艘帆船從南垣逃逸了。還是那天,火車從江門返回臺城,行至汾水江站,又有匪徒百多人,乘坐一艘小艇,還有運載汽車過渡的那種大船兩艘,到江邊附近設伏。見火車將至,對著車頭開槍,不但把司機打傷了,爐前工二人也負了傷。賊人到二等車搜劫,后也擄去一百六十人,在頭等艙有三個當地的要人,也一并當了俘虜。總之,這種事傳出去,多少也影響新寧鐵路的營運。

        1923年,孫中山以新寧鐵路“不能擔任軍餉”為由宣布沒收,經僑胞多方說項,才收回成命,允許臺山實行地方自治,后來還接見陳宜禧,任命他為籌備銅鼓(地名—編者)商埠的委員,想把它建成南方第一商港。直至1926年,孫中山去世之后,鐵路股東出現紛爭,有人通上了官府,接管了陳宜禧全部職權。陳宜禧說:“無論何時,其有以非法相加,破壞我寧路商辦之局者,宜禧一息尚存,誓死力爭。”陳宜禧被“貶”回家鄉后,還在想將來要把鐵路修到陽江,將來再和粵漢路接通。但因心力交瘁,神經失常,終于在1929年(一說1930年)6月25日在家中去世,享年84歲。出殯之日,萬人送喪,有挽聯曰:“遺恨彌深,銅鼓商場猶未辟;偉人已逝,陽江之路待誰成?”

        1929年,鐵路歸回民辦,財政一度好轉,至1932年每年贏利20萬—40萬元。可是,由于世界經濟不景氣,僑匯減少,農村經濟蕭條,很快就使鐵路再虧損。1935年后,許多投資者都收不到股息。而日寇進入珠三角后,鐵路受到日機幾十次猛烈轟炸。每次都全民動員,最多兩天填平路基,鋪好枕木,讓交通恢復。1938年12月12日,第一次接國民黨第四軍駐江門辦事處負責人徐景唐電令,限年底前破壞鐵路,于是開始拆大江橋和沖簍橋;1939年江門失守,本地人第二次再破壞鐵路,沿路抽人拆鐵軌藏在各鄉,后更把23782根運往廣西修黔桂鐵路,枕木就作為工錢分掉。1940年又來命令,5天內把路基徹底破壞,結果使鐵路完全被摧毀。

        歲月悠悠,時光匆匆,中國走到了改革開放的時代。

        1984年9月26日,高1米80的身穿長袍馬褂的陳宜禧全身銅像,在臺城花壇中央落成,銅像上方,還蓋有一個花崗巖的亭子為他遮擋。當年,新寧鐵路董事局要為陳宜禧建銅像,陳宜禧詼諧地說:不,我怕日曬雨淋。那句話傳至今天,細心的鄉親們就特地加蓋一個“棚子”,讓老人家安樂地看著家鄉一年年翻天覆地的變化吧。

 

編 號: 374917    
攝影作者:   
文件名:dzzcgf7537.jpg  
文件大小:K  
高 X 寬:406 X 300  
說明:dzzcgf7537.jpg

上圖:臺山旅美華僑陳宜禧回鄉建“中國人的鐵路”

編 號: 374932    
攝影作者:   
文件名:dzzcgf7531.jpg  
文件大小:K  
高 X 寬:158 X 450  
說明:dzzcgf7531.jpg

上圖:新寧鐵路部分車站

編 號: 374937    
攝影作者:   
文件名:dzzcgf7531a.jpg  
文件大小:K  
高 X 寬:156 X 450  
說明:dzzcgf7531a.jpg

上圖:新寧鐵路部分車站

編 號: 374927    
攝影作者:   
文件名:dzzcgf7532.jpg  
文件大小:K  
高 X 寬:288 X 400  
說明:dzzcgf7532.jpg

編 號: 374922    
攝影作者:   
文件名:dzzcgf7533.jpg  
文件大小:K  
高 X 寬:320 X 400  
說明:dzzcgf7533.jpg

        ▲茛臺城車站、北街車站,是新寧鐵路最大的兩座車站。臺城車站,是仿照美國西雅圖車站而建,可惜這座見證獨特歷史文化的建筑,在上世紀末終被拆掉了。 

陳宜禧和新寧鐵路相關景點
五邑產業資訊
+MORE
———— 熱門內容 ————
———— 精彩推薦 ————

最新入駐企業

友情鏈接

黑龙江36选7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