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宜禧與新寧鐵路

      由清朝光緒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開始,廣東新寧縣(后改名臺山縣)至新會縣的新寧鐵路,分段建筑,至宣統三年(公元1911年)全線竣工通車,全長120余公里(加上后來續建的臺城——白沙支線共長140余公里)。這是清朝末年由國人自集資金,自力施工的第一條鐵路。它的創辦人和施工主要負責人,是美洲歸國華僑陳宜禧。 

       (一)生活困難 被迫赴美 
陳宜禧是廣東省新寧縣六村鄉朗美村人。1846年出生。家境貧寒,幼年除替人看牛外,還跟他的繼父穿街過巷,出賣茶仔、燈芯為生活。他15歲時,正當清廷相繼戰敗,被迫與英、法等帝國主義簽訂了許多喪權辱國的條約,民族前途日趨險惡。我國廣大人民處在封建勢力和帝國主義共同壓迫之下,過著長夜難明的悲慘生活。當時新寧縣人民,不但在政治上受清王朝殘酷壓迫,且農村破產,生活極為困苦。《新寧鄉土地理》記載:“舉邑產米,僅敷三月之用,余日則仰給洋米。倘舟楫偶梗,則炊煙立斷。”因而寧陽鄉人,不少相繼離鄉別井,遠適美國。正如上書所說的:“民之不給,傭于外洋,非其得己。”陳宜禧也在此不得已情況下,由同鄉陳宜道攜帶赴美。航程達6個月之久,在船上飽嘗顛簸之苦。抵美后,由鄉親介紹,傭于美國某鐵路工程師之家。他除當家庭什工外,又當鐵路工。由于他工作勤奮好學,為人誠實,得到該工程師夫妻賞識。工程師指點他學習鐵路工藝,其妻(此西婦后來在新寧鐵路筑成后,曾來華探訪陣宜禧)則教他文化。他邊學邊做,逐步學會一些筑路知識。后受所在路局委以招雇部份華工之責。在招雇工作中,對新來華工,不但全無欺負、敲詐,還給予適當安排,妥為照顧,受到不少華工的感戴。陳宜禧在美國當了路工多年,后被提拔為工程師的助手,經濟上漸有積蓄,并在舍路埠 (西雅圖)定居,還與族叔陳程學共同開設什貨店兩間。一間名“廣德”,一間名“華昌”,逐步積累較多資本。陳宜禧在舍路埠期間,適值所謂金山大火,市區損失重大,波及不少僑胞。他見義勇為,帶頭盡力捐款救濟。當時美國繼續限制華工,一些惡勢力又迫害、欺凌華工,他深感憤慨,不畏強暴,敢于站在前頭團結部份華工,進行堅決斗爭。一次,曾有暴徒威脅華工,聲言要驅趕他們下海時,陳挺身而出,時及向當局提出交涉,使暴徒陰謀不逞。這些正義英勇行為,深受華工和僑胞的欽佩。他威信漸立,聲譽日高,為他后來倡議集股筑路,華僑踴躍參加,打下了基礎。 

       (二)奮發圖強 集資筑路 
  陳宜禧在美國做工從商多年,積有余資,但也同其他華僑一樣常受洋人歧視、排斥、侮辱、欺凌。又目睹美國橫貫東西的大鐵路筑成,運輸通暢,工商業飛躍發展,國勢日益強大。對照自己家鄉,則國弱民貧,交通閉塞。幼年在家鄉所過的辛酸生活,記憶猶新。加以他參加筑路工作多年,對建筑鐵路技術已基本通曉,從而逐漸滋生回鄉建筑鐵路,以求富國利鄉的思想。為此,當他在什貨店時,曾不斷向來買東西的鄉親宣傳,進行鼓動。他曾說:“如果新寧無條鐵路,就算你在金山撈到滿盤滿砵,亦晤能夠多帶一個金山箱返唐山,你又講” (金山箱是當時美國流行的一種大貯物箱,四角鑲鐵。貯滿衣物后,非三四人不能搬運。當時臺山交通艱阻,華僑回鄉難以攜帶,但不少人對之醉心,以多帶為榮。“叻”,廣東方言,有能力的意思。)他回鄉筑路思想,還在他后來向粵督張鳴岐奏請批準向外國銀行借款的稟文中,也可見到。稟文寫道:“職商旅居美洲四十余年。竊見歐美列邦鐵路縱橫如織,軌若布網之蛛,車如唧尾之鵲。故其商業日盛,國勢日強。職商有感于斯,眷懷祖國,深知鐵路之權利至溥,轉輸交通最便。是以創議集資辦路……” 

  20世紀初年,清廷在屢敗之余,一些志士也謀發展實業,以求富國。其中一項,就是大辦鐵路,但是缺乏資金、設備和技術。對此,清廷統治集團認為,只有依賴外國。而帝國主義對在中國建筑鐵路久已垂涎,便以此作為對中國進行經濟掠奪,政治控制的手段。當時日本的《朝日新聞》就鼓吹:“鐵路所布,即權力所及,凡其他之兵權,商權,交通權,左之右之,存之亡之,操縱于鐵路兩軌,莫敢誰何。故夫鐵道者,猶人之血管機關也,死生存亡系之。有鐵路權,即有一切權,有一切權,則凡其地官吏,皆吾頤使之奴,其地人民,皆我俎上之肉。”這是帝國主義“亡人國”而“亡之使不知其亡”,“分人土”而“分之使不知其分”的極其陰險毒辣的自供(見《中國近代史》中華書局版)因而讓洋人筑路。實際:不但無補時艱,更是開門揖盜。陳宜禧對依賴洋人修筑鐵路,利權外溢.深為憤慨,引為恥辱。他曾對人說:“我們辛辛苦苦在外國替洋人筑路,洋人大受其益:今天我國要洋人在我國內筑路,又是洋人大受其益。”又說:“洋人說我們愚蠢,不懂筑路,我就不肯承認,待我筑條路給他們看看。”“為什么他們會筑路,我們總不會筑?”進一步樹立自行筑路的思想。 

  當陳宜禧在美國反對排華之際,在光緒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廣州同上海等地一起,為了要求美國廢除限制華工條約,反對美國排斥華僑,開展了反對排華的反美運動。廣州馬達臣、潘達微、夏重民等帶頭發動群眾,抵制美國貨。美國政府壓迫清廷,把3人分別誘押在南海、番禺兩縣獄中,激起群眾公憤。廣州總商會及九大善堂,倡議集資向美商合興公司贖回粵漢鐵路筑路權,改由商辦。此議一出,認股者云集,旬日之間、集股達800萬份,這些消息傳到美國,更促使陳宜禧立下離美回國,建筑鐵路的決心。 

  陳宜禧回國筑路,以求挽回利權的決心既下,他的愛國宏圖得到不少華僑的積極支持,但也遭到一些人的反對,和他合伙營商的陳程學,認為筑路難以成功。他還冷嘲熱諷地說:“就算筑路成了,我回鄉也不乘搭。”企圖打消陳的倡議。陳還遭到一些洋人的譏諷,散播流言蜚語,胡說什么:“中國人只曉擔泥,那曉筑鐵路?”但陳毫不氣餒,果于光緒三十一年(公元 1905年)以59歲高齡回國,向邑人倡議辦路。此事不少邑人早已引領翹望,見他回來倡議筑路,大為歡迎。他與邑紳余灼等商量,并擬訂章程,成立公司,分別在國內外進行招股。美洲方面,由他再回美國主持招股事宜。招股公布后,認股者甚為踴躍,迅達250萬元。邑紳余乾耀,竟利用他任商務局提調之勢,自行上稟,要求他對公司的用人理財,有分管之權。宜禧對此惡勢力大感困難,乃請商部幫助,由部札派陳宜禧為總理。余才挾尾巴而退。同年秋冬之間,陳由美載款返國,先在香港設立寧陽鐵路籌備處,進行籌備,計劃施工,并自清廷申請備案。 

  陳宜禧創議辦路之所以得到眾多僑胞以及各界人士的支持,迅集巨款,除了大家知他之為人,忠誠愛國,有能力建筑鐵路,以及當時形勢的推動等因素之外,與他們所擬訂的筑路章程能適應廣大華僑之久受外人欺凌,痛感國弱民貧,要求奮發圖強,擺脫洋人控制的心愿亦極有關。如章程第五條:“股系由華商湊集,并無洋股在內,亦不準將股票、股份部轉售、抵押于洋人。遇有爭執,不得請洋人干預,以杜轇轕。”第七條:“……將來再續請接路線。總在所集股銀內支用,不得抵借洋債……”第十八條“……陳宜禧熟諳路工,并召集寧人之在洋辦理路工及曾入工程學堂者回寧,幫同興筑,毋須雇用洋工程師……”這“三不”(不招洋股,不借洋債,不用洋人)條款充分反映了廣大華僑的愛國精神和心愿,因而許多僑胞積極投資入股。 

  成立鐵路公司,進行備案,首先是向當時粵督岑春煊申請。但為其幕客勒索巨款(一說達30萬元),從中作梗。陳宜禧乃轉請當時商部支持。時值清廷正搞“預備立憲”的騙局.為了拉攏當時漸露頭角的民族資產階級,還頒布了“華商辦理實業爵賞章程”。商部接他的請求后,即奏請慈禧太后準予立案。此奏摺頗能反映當時清廷部份官吏的思想,也說明了批準立案的曲折。奏摺先敘述該部接署右丞王穆清函,講他在廣東視察商業時,曾接見陳宜禧,陳以筑鐵路向他請求幫助立案。聲明筑路不收洋股,不借洋債,不雇用洋工,以免權利外溢。他認為陳宜禧:“人甚樸誠,家道殷實。”“在美國金山各埠承辦鐵路工程先后四十余年,于筑路情形較有把握。默念路權所至,為國家富強之樞,即為地方根本之計,該職商兩年以來,奔走勤劬……,忠愛之忱,溢于言表……應請奏明立案,以便克日開辦。”商部在奏摺中還寫道:“臣等正在核辦,又接出使美國大臣梁誠電稱:陳宜禧籌辦新寧鐵路,苦心經營,募集巨款,確有把握,應責成專辦。”商部最后提出意見說:“該職商陳宜禧之誠信遠孚,資本的實,與臣部署右丞王清穆函稱各節相符。”“伏查該職商陳宜禧,非但不借洋款,不招洋股,且能不用洋人,自行修筑,洵足創開風氣,保全權利,于路政商務,均有裨益。”“恭候令下,當由臣咨兩廣總督……切實保護……俟全路工竣,應請照章奏請獎勵,以資觀感……”不久,陳宜禧接到商部的部扎,通知他:“奏籌辦新寧鐵路先行立案摺,奉旨依議……克日勘路定線,詳細報部可也。”他接此通知后,即往謁粵督岑春煊請求備案,受到岑的歡迎。準予立案后,他即加速進行勘路工作,積極籌備施工。 

  在當時條件下,測定路線進行施工,碰到的問題不少。首先要在測定路線,購買田地過程中同封建迷信勢力進行艱巨的斗爭。陳宜禧對當時新寧縣迷信風水的風氣,和田價高昂已作了估計,因而在他們的備案章程中寫上:“路線由向來舊路填筑者居多……鐵路買地……援照粵漢鐵路章程分等定價。唯寧邑田價高昂……由公司稟請地方官出示曉諭,照價發給,以昭公允,不得爭執阻撓,致誤要工。”因而在購買田段方面,雖然對田價有所爭論,但備案在先,尚可協商解決,但在風水陋習方面,阻力甚大。如原擬路線,有一段是從新寧縣城筑至四邑水運中心--新昌埠的,但所定路線被當地大姓甄族以妨礙風水為詞,堅決反對。幾經交涉,不能通過,被迫轉筑至水運稀少的公益埠。另外,一些地段鄉人認為路線逕直通過,會割斷他們的所謂“龍脈”,非作迥形回旋經過不可。此種無理要求,雖經力爭,但得不到政府支持。為了急于求成,不得不勉強遷就,使路線作了不必要的彎曲,這不但使路軌加長,增加消耗,并影響行車速度,增加行車時間。這些問題對以后鐵路的經營管理都遺留下不利的因素。路線勘定后,陳宜禧既為總經理,又是總工程師。在1906年4月初開始先筑新寧縣城至公益一段,到1907年冬完工。繼續再筑由新寧城至斗山一段,1909年筑成。在這段期間。他不避寒暑,經常率領一些技術人員和員工,積極進行施工。在招請工人筑路對防止出現爭執方面,事前也作了準備。他在備案章程中寫上:“先招收土人承辦,若土人不愿做工或索價過昂,由公司另招別處工人,該土人不得抗阻。”并經公布,因而較能減少以至消除在招工方面的爭執,使工程較能順利地進行。當時新寧縣煙賭之風盛行,流毒甚廣,禍害很多。他以身作則,反對煙賭,告誡員工,不可沾染,以免妨害精神,影響生活,拖延工作進度。他還經常對員工說:“大家晤好睡得太晏,要早點起床’,早起三朝當一日。”他自己雖60余歲,但起早貪黑,工作勤勞。他的良好行動,給員工以良好的影響,對工作開展極為有利。 
  
       在克服重重困難的施工過程中,陳宜禧曾碰上一個較大的難題,就是鐵路要渡過牛灣河的問題。牛灣河雖僅寬百余公尺,但河水很深,要筑墩架橋?才能通過。他雖熟諳筑路技術,但對架設渡河鐵路橋梁,學識與技術均感不足,不能自行架設。有人提議召請洋人承建,外商也想插手,但既與原定章程違背,他亦不甘心。經煞費思量,吸取了他人的經驗,決定建造輪渡載運火車過河;并自行設計,向香港定制渡船一艘,長350英尺,上輔軌道三條,每次能載運車卡15輛,用鐵纜轆轤絞進。其余自力施工,卒抵于成。雖解決渡河難題,但也有許多問題不能解決,如河水漲落不定,船上雖設有水柜及抽水機,以增減水量以便于與河岸相接,但輪渡靠岸接軌仍屬需時;上下之間,增加了行車時間,多添了維修、保養和管理等費用,不利于業務等。 

      經過陳宜禧和員工的共同努力,克服了重重困難,由公益到斗山全段:于1909年全線落成通車,全長78公里。高昂的汽笛聲告訴人們筑路已成,列車以抖擻的雄姿疾馳過紅嶺山一帶,交通稱便,人心歡快。清廷也照章給予爵賞,賜給他一個四品鐵道轉運使的官銜。惟有從前反對他筑路的陳程學,從美國回來時,竟踐前言不乘搭火車,由臺城坐轎回六村。宜禧獲悉此事后,以老同事和老回鄉、同宗之誼,在車站迎陳,陳終于回心轉意,認為筑鐵路確有好處,回美時便欣然乘車了。 

      第一段工程完畢后,在1910年間,陳宜禧又進行第二段工程,把路線擴展到新會縣的北街,并著其二子陳楸宗由美回國協助。開工后,資金不足,有功敗垂成之虞.雖經向本國銀行借款,以至變產附充,未能解決。又值國內接:二連三發生巨大的金融風潮,籌劃困難,迫不得已違背初衷,走依靠洋人的道路,擬向外國銀行舉債,稟請粵督張鳴岐批示。他在稟內提到筑路所遇到的種種困難時說:“推廣新會江門路線……擬添新股一百五十萬元……開收伊始,認股頗為踴躍,迨后時艱日蹙……勸催罔應。……購田地價急需應付.迫于無可如何,暫向交通銀行急借毫洋三十萬元,訂期本年六月通車后便可分次歸還,詎春來雨水連綿,難施工作……無款應收,急若燃眉。……職客肩此重任,日切焦思,迭經變產充資,以為提倡,庶免停工,稽遲時日,不至路事敗于垂成。……擬向本國銀行及官紳商號挪借……奔走月余,舌敝唇焦,苦無應者。本國財政困難,概可想見。”由于困難重重,本國無法解決,陳宜禧才于最后不得不提出舉借外債,認為是:“一權宜變通之法,可以補救目前。”后經張鳴岐批復,認為陳宜禧“募集華股,一手創辦,洵為粵省商界特色”,急款應支,“苦無應者,言之可嘆”。轉向外國銀行借款,是權宜之計,屬不得已,但與原定章程不符,未便照辦。只轉著交通銀行緩追欠款。如再有所需,他可向該行逕行洽商,加以解決。這樣,困難才得到解決。 
克服資金困難后,路線擴展工程逐步完成,1911年全線通車,由北街起至斗山止,共35個車站,全長120余公里。過去未筑路時,由新寧縣城到斗山,乘轎或步行一天勉強可達,通車后,兩小時多就可到達。大“金山箱”也暢通無阻,情況正如《新寧鄉土地理》指出:“此路既成,六都之人,交通便利,陳君此舉,為吾邑增一光榮美麗之歷史矣。”至是四邑全境轟動,陳宜禧譽滿城鄉。當地編匯的小學教科書,也把他的筑路義舉,編入教材,以鼓勵和教育后代。公司股東們,也為他開拓建成有功,在臺山縣城鐵路總公司門前,為他樹一銅像,以資紀念。 

  陳宜禧由于熱望國家強大,在美洲時對孫中山的革命活動,曾提供過經費。1917年間,孫中山開府廣州,他曾前往謁見,向孫建議,開辟赤溪縣的銅鼓為商埠,開展對外貿易,以與香港爭衡。并擬把新寧鐵路擴展到銅鼓埠,以利出入口運輸。這個意見,得到孫中山的嘉許,委他和孫科、伍學晃為開埠籌備委員,后又改委他為開埠專員。他還打算把新寧鐵路北展佛山,與廣三鐵路銜接。南展筑至欽州,遙接海南島,以利行旅,以暢貨運。惟以軍閥互相爭奪,時局動蕩不安,好愿成空。他為了發展工業,在美國時,曾選送同鄉陳宏駒等4。人在當地學習紡織技術。學成后,集資委他們回香港創辦華洋織造廠。 

     (三)歷盡滄桑 悲憤辭世 
  鐵路全線通車后,初時營業暢旺,收支尚有盈余,但一二年后,由于管理存在問題,經營出現困難,業務不振,有入不敷支之虞。導致困難出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過去種下的因素,也有管理上的問題。如該路施工時,由于減少施工時間,節約部分開支,除少數大站外,其余大部分車站均無設置欄棚,乘客可以自由上下,流弊滋生。加以持免票證搭車的乘客眾多(包括職工家屬免票證,每人每年12張,附股人免票證,附項人免票證,又對縣府,煙酒稽查局、沙田局以至工人子弟學校均發免票證),大大影響收入。加上沿途各站站長多用當地人士,對售票不按章辦事,檢查不嚴,流弊甚多,影響業務。而沿線工農業生產不足,貨物運轉不多,每月貨運收入,一般只占每月總收入的22%一24%左右,經營難以發展。另外地方攤派或借款,名目繁多。駐地軍隊,調運用車,也少給以至不給車費。而鐵路日常設備、燃料,皆向外商購補。如車輛設備,多向“慎昌”,“禪臣”等洋行購置;煤及機油,亦分向“三井”和“德士古”購買,時受操縱。面臨以上種種困難問題,陳宜禧支撐鐵路營運,確實歷盡艱辛。1922年他甚至把在美國經營10年的廣德什貨店頂給別人.得款匯回,解決鐵路燃眉之急。 

      在整個經營期間,盡管困難重重,陳宜禧不屈不撓,按照所定計劃,勉力擴筑。由臺1山縣城至白沙的西南支線,于1917年完成,全長二十余公里。共設六個車站。鐵路投資二三百萬元,橫貫兩縣,已是規模不小的企業。對此民產企業,貪官污吏早有覬覦之意,伺機插手。有人曾經誣告陳宜禧貪污舞弊,企圖推他下臺。但經官方派員核查不到任何貪污情節,同時在查帳中還發現他自辦寧路以來,歷次購進車頭、車卡有關器材以及煤炭等由洋行所給回傭,全數進諸公司。查帳人認為,此項應歸他所有的巨大款項尚且不私,還有何貪污可言。遂據實呈報省府,使誣告者陰謀未能得逞。到1926年間,鐵路工人發生斗毆,有6個機器工人被擊斃,致火車轉運一時陷于停頓。當時廣東省政府在一些人挑唆下為此事派員來臺整理,成立5人整理委員會,派陳延墳為經理委員,劉鞠可為工程委員,鐘啟祥為會計委員,其余兩個委員,由原日董事陳勵如、馬醴馨充當。要陳宜禧把管理權移交,陳堅決拒絕,并出于激憤心情,認為這是“政府趁火打劫,壞人當道”。整理委員會見陳堅決不屈,向建廳請示,未能決定,轉與四邑駐軍徐景唐勾結,由徐派兵一連(每月索取所謂協餉 3000元)到臺城,對他威脅,強迫移交。他在武力威脅之下,不得不忍痛離臺城,返回六村。他曾對人說:“鐵路是我修筑的,他們不應趕走我。他們帶兵來強搶,官就系賊。”又說:“他們好像滿清那樣腐敗。”對官僚軍閥強奪民產,表示了極端的痛恨。
 

      整理委員會接管鐵路年余,經營全無起色。而設備日漸殘舊,亟待修理補充,不但無利可圖,維持也感棘手。乃于1929年1月交回原董事會接辦。當時陳宜禧由于被迫離職,郁郁在家,患了精神病,旋于1928年夏不治逝世,終年82歲。出殯那天,各地前往執紼的人數逾萬,表達對他愛國愛家鄉的崇敬心情。當時新會陳篤初(清太史)有一對鞔聯,云: “早歲涉重洋,力求多金,由是習技能,通藝術,且得華洋傳仰,交推為一方領袖之人才。噫!非奇士耶?綜覆畢生行誼,或譏其剛愎,吾服其樸誠。或詆其自專,吾嘉其勇敢。志愿宏大,節目疏闊。伊古英雄,每不免幾微累,何必深求?竊幸附屬宗盟,忘年結契,素履我特專詳。憶昔杯酒言歡,款洽瓊筵曾幾度。 

  “暮齡歸故里,獨招路股,又兼司經理,督工程,猶復瑣屑躬親,竟成兩邑平衡之軌道。吁!是偉績矣!近聞閭巷叢談:有功過并衡,固未臻允愜。有毀譽參半,亦未見持平。任事維艱,知人匪易,唯茲眾口,恒莫諒當局難,妄加詬病。試問支撐廿載,蕩產傾家,后賢儔先繼者。迄今蓋棺論定,巍峨銅像永千秋。” 

      他身后遺產,除香港陸海通旅店和廣東銀行略有投資外,只有本村(美壙村)住屋三間,土地20余畝。新寧鐵路在日寇南侵時,迭遭轟炸,損失巨大。在敵機不斷空襲之中,業務陷于半停頓狀態。廣州淪陷后,蔣介石以“焦土抗戰”為詞拆去臺山段路軌,搬去所有可用設備,移作建筑金城江路段之用。新會、江門段亦為日軍搶奪折毀。抗戰勝利后,該路原總經理陳挺秀,副總經理馬天驥,曾請當時國民黨國大代表向蔣政府吁請援助,把新寧鐵路修復,但全無結果。至此,新寧鐵路在官僚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壓迫掠奪下,拆毀殆盡。 
陳宜禧與新寧鐵路相關景點
五邑產業資訊
+MORE
———— 熱門內容 ————
———— 精彩推薦 ————

最新入駐企業

友情鏈接

黑龙江36选7彩票